文学馆 > 喜上眉头 > 323 输在哪里?

323 输在哪里?

  “便以‘樵夫居所藏于山?#23567;?#20026;题,各自作一幅画出来让我瞧瞧。”骆抚吃了一口茶,随口说道。

  阿荔心情复杂地松了口气。

  虽然姑娘只跟着大公子学了几日画,画技并不精,可平日里画集却是没少看的,眼下好歹还能将希望寄托在“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这句话上头。

  总比作文章十个字有九个不会写,另一个极有可能还要写错来得好吧——她刚刚幻想了一下那情形,哪怕是将姑娘设想得再如何光芒万丈,?#19981;?#26159;觉得挺丢脸的。

  “一个时辰之内。”

  骆抚放下茶盏,?#20013;?#34880;来潮般补充道。

  朱希周听得微微皱眉。

  一个时辰?

  区区一个时辰,能作出什么像样的画来?

  真当是小孩子乱涂?#19968;?#19981;成?

  这等要求,与其说?#24378;?#39564;,倒更像是拿他们来寻开心的。

  这般随心所欲,行事没有章法,言行间也无半点长者风范,怪不得落了个性情古怪的名声在外。

  若非是有要事相询,他当真也不愿与这样的前辈打交道,更别提是费尽心思、特地托了五柳阁的东家行今日之便了。

  朱希周轻轻叹了口气。

  不管这要求如何荒唐,可他也必须要赢。

  他也有把握能赢。

  名唤茯苓的仆人已备了纸墨,又命伙计搬来了两只小案。

  阿荔连忙上前替自家姑娘磨墨。

  朱希周的小厮也上了前伺候笔墨。

  那小厮磨墨间,看了一眼张眉寿主仆的方向,眼中隐隐含着轻视之意。

  他家公子虽是年幼,可在苏州一带早已传开了名声,诗词棋画,在同龄之中,可谓无人能比。

  更何况对方只是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小丫头。

  要他说,给他家公子提鞋都不配呢。

  阿荔对上小厮不遮掩的眼神,眼中浮现出高冷的轻蔑来,同时将墨磨得飞快,端是娴熟无比——输什么不能输了气势!

  小厮见了,也加快了手中动作。

  可到底还是阿荔先磨成了——这得益于她近日来不间断地跟着棉花练基本功,手下力气大涨。

  “姑娘,墨磨好了,您且试试是不是太浓了些?”

  阿荔将砚台轻轻?#39057;?#24352;眉寿手旁,斜睨向那手腕发酸还在坚持快磨的小厮一眼,唇边挂着强者独有的冷笑——

  呵呵,不自量力的垃圾,也配跟她阿荔比?

  哼,她先给姑娘开个好头儿,赢个开门彩。

  小厮?#25104;?#38590;看,酸痛的手腕不小心一抖,几?#25991;?#27713;便?#23665;?#21040;了朱希周刚铺好的画纸之上。

  朱希周皱眉看向他。

  小厮惶恐低头:“公子恕罪……”

  “专心些。”

  朱希周唯有重新铺纸。

  这间隙,他朝张眉寿的方向看了一眼,只见她已挽了衣袖执起笔,脚下踩着脚踏,在案前微微弯着身,落笔神色认真。

  朱希周刚觉得有几分像模像样时,然看了一眼她似乎并?#35789;?#19978;力的手腕,才知是自己想多了。

  只有初学的小孩子画画才会只用手指的力气。

  待小厮磨好了墨,他又思忖了片刻,复才下笔。

  相比于他的心无旁骛和一丝不苟,张眉寿则显得放松得多。

  约是半个时辰之后,朱希周忽然听到了搁笔的声音。

  他下意识地转头看去,果见张眉寿已命阿荔将画作交到了一旁仆?#35828;?#25163;?#23567;?br />
  “请先生指点。”张眉寿声音虽轻,却带着从容。

  只是只有她自个儿知道,这份从容并非是出于对画技的自信,而是——荷包里金叶子足的?#20498;省?br />
  不管能不能赢,?#23665;袢章?#25242;的画,她是非要不可的。

  什么性情古怪,喜好清静,不愿被人打搅——真喜好清静,大张旗鼓地来这五柳阁作何?#30475;?#22312;家里岂不是更合?#24066;?#20877;不行,去山间蹲上半日,不止清静,还能陶冶情操呢。

  再结合起初那掌柜的态度,她更加?#38553;?#20102;自己的猜测。

  咳,再好的才情,再清傲的性子,?#19978;?#35201;吃饭,总还是要出来营业的嘛。

  再者,兴许她还有外祖父这道后门儿可走呢——

  张眉寿这厢势在必得,朱希周则觉得自己胜券在握。

  临近一个时辰时,他恰好完成了一整幅画,显是对时间的把控拿捏得非常之准。

  两幅画同时被仆人送入内间。

  不多时,仆人便走了出来。

  他朝着朱希周略施一礼。

  朱希周不见自得之色,然到底年少,唇边?#26434;?#27973;浅笑意浮现。

  他身边的小厮将下巴抬?#30473;?#39640;,目含挑?#39057;?#30475;向阿荔。

  墨磨得快有什么?#20040;Γ?#30011;得快又有什么?#20040;Γ?#26368;终赢得不还是他家公子?

  “朱公子请回罢。”

  阿荔气得咬牙时,忽听?#30631;?#20154;开口说道。

  朱希周唇边笑意微凝。

  小厮则是满眼不可置信。

  “赢的人,不是我家公子?!”他不受控?#39057;?#33073;口问道。

  朱希周略带不满地看了小厮一眼。

  人家?#28982;?#37117;这般说了,却仍要如此直白地追问,除了自寻难堪之外,还能有什么?#20040;Γ?br />
  只是,他亦十分不解——

  是以,在?#30631;腿说?#22836;之后,他立即朝着内间的方向行了一礼,问道:?#24052;?#36744;不敢质?#19978;?#29983;评?#24076;?#21482;是晚辈今日究竟输在何处,还请先生直言赐教。”

  虽因时间有限,必然谈不上精细,可若说他输在了这样的一个小姑娘手下,他却是无法理解。

  莫非,这位骆先生因先前他与那小姑娘的对话,而对他存下了不满?

  这位先生性情古怪,仔细想来,竟是不无可能。

  此时,只听内间传来骆抚的声音,说道:“茯苓,将两幅画拿出去,给他瞧瞧。”

  仆人便折回内间取画,将两幅画展放在同一张几案之上。

  朱希周走了过去,?#40723;?#35266;看。

  他直接看向了张眉寿?#21738;?#24133;。

  第一眼,便怔住了。

  画纸之上,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青涩稚嫩,毫无技巧。

  轮廓干净,笔力独到,寥寥几?#26102;?#23558;山中景致勾勒得栩栩如生,且这等画风……竟不属于他所知的任何一个派别。

  所以,许有糅合借鉴,却并非是一味地仿照前人。

  这需要积年累月之下,赏看品鉴名家之作的经验累积,以及不浅的天赋。

  可是,他仍觉得不服。

  http://www.27457746.com/wenzhang/124/124908/4566886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27457746.com。文学馆?#21482;?#29256;阅读网址:m.xwxguan.com
西甲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