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大道清理计划 > 第九十章 持身守正斥妖邪

第九十章 持身守正斥妖邪

  莫廷澜正坐在自己的玉榻上修炼,忽?#24187;?#22836;一皱,立刻睁开眼来。

  只见一个人影出现在自己面前,他倏然起身问道:“你是谁?”

  那个人影朝莫廷澜打了一个稽首,道:“莫小友你好,我是禽之。”

  莫廷澜看着眼前的禽之,发现他完全隐藏在一片朦?#39318;?#24049;,自己看不清他的面容。

  “禽之?你大晚上到我房里来做什么?”莫廷澜沉声问道:“你是哪家的弟子?何时来的听风观?”

  只见那禽之晃了晃,忽然从他手里飘起一块青玉,?#19978;?#20102;莫廷?#21073;?#25105;想拜托你,将此物交给白天到观中来的那个张道仁。”

  莫廷澜眉头紧皱,说道:“你要送他东西,为何不自己去送?”

  禽之说道:“此物名为摄神玉,可将元婴期以下修士神魂摄住。”

  莫廷澜?#25104;?#19968;变,说道:“你想要摄他神魂?”

  “怎么?莫非你不忍心?”禽之低声问道。

  莫廷澜道:“你什么意思?”

  禽之说道:“?#21069;?#22825;给了你那么大的难堪,你难道就不想报复他么?只要你将这摄神玉送给他,就可以好好的出口气了。”

  莫廷澜冷笑一声,道:“哼,他何时给过我难堪?白天他说的并没有错,是我太过执着于他的身份了。”

  禽之笑道:“执着有什么不好,人只有执着才能走的更远,才能变得更强,没有执着的人只能随波逐流,一生平平淡淡。”

  莫廷澜微微一愣,随后点头道:“你说的不错。”

  禽之道:“所以,你并没有什么错,他却给了你那么大的难堪,你难道就这么绕过他?”

  莫廷澜点头道:“他给了我这么大的难堪,我是不能就这么算了。”

  “所以...”禽之缓缓道。

  莫廷澜道:“所以我要去给他道歉。”

  “...”

  禽之沉默良久,“你说什么?”

  莫廷澜看着禽之,“执着就一定要记仇吗?执着就听不得别人斥责了吗?执着就要因为一件小事便要将人置于死地了吗?执着就能掩盖自己的无礼吗?”

  禽之听着这些话,怒哼一声,“你们这些正道弟子,真是个个迂腐不堪。”

  莫廷澜双目一瞪,听到禽之的话再无犹豫,“我想的不差,你果然是个妖孽,我不知道你是如何躲过观主他们的感知的,但你要是再不滚,我就让你永远也出不了听风观。”

  禽之听完,哈哈大笑,“小儿无知,这只是我的一缕分身,不带任何妖气法力,那些牛鼻子当然感应不到我。我走可以,不过这块玉我留在这里,你自己考?#21069;傘!?br />
  说完,便把摄神玉朝莫廷澜扔了过去。

  谁知莫廷澜并不去接,而是一袖挡了回来,斥道:“大丈夫有恩必还,有仇必报。守正斥邪,不入迷尘。我堂堂大教弟子,岂可与你这等妖孽为伍?拿上你的东西,滚!”

  摄神玉穿过禽之的身体坠落在地,但禽之也没有去捡,而是化作一股阴风飞出了莫廷澜的房间,“小子有种,以后不要出山门,否则让你生不如死。”

  -

  第二日清晨,张道仁和李弦心早早的离开了自己居住?#21335;?#25151;,一路来到了听风观山门前。

  齐陵已经交代过,张道仁乃是周幼楚的客人,谁也不许怠慢。

  这样一来,别说是普通弟子,就算听风观的那些长老们也不敢为难张道仁了。

  周幼楚,那是谁?虽然不常露面,但谁都知道那是听风观的大师祖,听风观就是因她才有的,就连听风观的观主也要叫一声师叔的人。

  张道仁?#25512;?#38517;站在山门前,他们在?#32469;?#38517;。

  来往路过的听风观弟子们只要看到张道仁,都会拱手行礼,而张道仁?#19981;?#36824;礼。

  李弦心在一旁学着张道仁的动作问道:“你们这样这样...是什么意思啊?”

  张道仁解释道:“这是在相互行礼,意为同道之意。”

  “如果不是同道呢?”李弦心问道。

  张道?#24066;?#20102;,“不是同道就不搭理他。”

  “哦。”李弦心点?#35828;?#22836;。

  就在这时,前面忽然飞奔而来一个人影,迅速来到了张道仁面前。

  张道仁微微一怔,随后马上打了一个稽首,“莫师兄。”

  莫廷澜?#19981;?#20102;一礼,然后将一块青玉递给了张道仁。

  张道仁看着他?#34892;?#19981;解,但看着莫廷澜将玉递到自己面前,他还是伸手接了过来。

  当?#24378;?#38738;玉?#32999;郑?#24352;道仁立即恍然,随后朝莫廷澜道:“多谢莫师兄。”

  莫廷澜点点头,看了李弦心一眼,随后说道:“一路保重。”

  “好。”张道仁点头回道。

  莫廷澜转身离去了,天边?#20174;?#19968;道云光落下。

  仔细一看,原来是齐陵。

  “齐前辈。”张道?#26102;?#25331;叫道。

  齐陵走了过来,笑着说道:“我听风观就这么糟糕么?多住几天都不行?”

  张道?#26159;?#28982;道:“听风观好的很,只是晚辈要前往南方天去,这路途遥远,不赶不?#37034; !?br />
  齐陵疑惑道:“太衍道长就那么放心让你一个?#35828;?#22788;历练么?你这样的修为,如果没有长辈照看,恐怕走不到南方天就会被路上的妖魔杀了。”

  张道仁道:“天若绝我,寸步难?#23567;!?br />
  齐陵摇头一笑,“那你为什么偏要到南方天去呢,要知道现在那里局势乱的很。”

  张道仁道:“我有预感,我的机缘就在那里。”

  “哦!”齐陵恍然道:“原来是这样,如?#35828;?#35805;,那我就不拦你了。宁害人性命,不阻人机?#24608;?#25105;已命人为你们准备了两匹流云驹,此马速度极快,奔跑之时如流云飞?#29275;?#36895;度极快,正好?#32654;錘下貳!?br />
  说完,齐陵一挥手,两名听风观弟子就牵着两匹通体雪白的宝马走了过来。

  李弦心一见这两匹马,顿?#26412;?#30524;睛一亮,目光紧紧的盯在两匹马上移不开了。

  等到这两匹流云驹被牵到张道仁和李弦心面前时,李弦心扑了上前,牵过马儿就开?#20960;?#25720;它雪白柔顺的毛发。

  张道?#39135;?#40784;陵拜道:“多谢齐前辈。”

  齐陵摆了摆手,郑重地道:“你给我师妹的道经,十分?#34892;В?#22905;修?#35835;?#19968;晚上,今早我去见她时,气势与以往大有不同!是我该谢你,也?#24653;?#22826;衍道长。”

  说着齐陵对着张道仁拱手便拜,张道仁连忙躲开,并且上前扶起齐陵。

  “齐前辈不必如此,不必如此。”张道仁说完,问道:“齐前辈,可否告知晚辈倒阳峰所在的位置?”

  齐陵对着张道仁眉心一点,随后张道仁脑海中便浮现出一片山水图画,顿时整个听风观方圆数百里的山川水势都浮现在脑海?#23567;?br />
  “多谢齐前辈。”张道?#25163;?#26195;?#35828;?#38451;峰的位置,立即谢道。

  齐陵看着张道仁,说道:“此去倒阳峰,要走一段恶路,其间恐有妖魔盘踞,我听风观如今还未将那一带的妖魔清除完毕,所?#38405;?#20204;路上要万万小心。”

  说着,齐陵取出一条碧玉色、闪着点点灵光的竹枝,递给张道仁说道:“这是师妹托我转赠与你的,此物名为‘青竹枝’,乃是师妹在逍遥宗修炼时使用的法宝。她知你们此去一路艰险,故而将此宝赠送给你,希望你们能借此防身。”

  张道仁恭敬?#24917;?#20102;过来,“长者赐,不敢?#29301;?#35831;齐前辈替道仁向周前辈道谢。”

  说完,张道仁将手中青竹枝递给李弦心,“你方练气?#23478;?#19981;日就可步入练气一重的修为,还?#20174;?#27861;宝在身,周前辈赐下的青竹枝正好与你法术相契合。”

  李弦心好奇?#24917;?#36807;青竹枝,顿时一股清风?#32999;郑?#31070;思清明,体内的真气运转越发畅通。

  “?#24653;话?#40510;。”李弦心对青竹枝爱不释手,喜笑颜开的说道。

  齐陵看着这一幕,也笑了笑,然后朝张道仁问道:“那你呢?你用什么法宝?”

  张道仁微微一笑,“我自有祖师所?#22836;?#23453;。”

  齐陵一抚额头,顿时叹道:“这我倒是相差了,既是太衍道长后辈,又岂能没有上好法宝护身?如此,我便祝你们一路顺风,望你早日寻?#27809;怠?#21040;时一定要回听风观来,多住几日。”

  “哈哈。”张道仁大笑,朝齐陵道:“一定,一定。”

  张道仁和李弦心骑上了流云驹,转身朝齐陵拱手道:“前辈,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齐陵笑着挥手,看着张道仁和李弦心骑着流云驹化作两道白色的流云离开了听风观。

  http://www.27457746.com/wenzhang/126/126652/4566889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27457746.com。文学馆?#21482;?#29256;阅读网址:m.xwxguan.com
西甲赛事直播
安徽快3多久一起 88娱乐平台 二肖中特四不像图 qq彩票投注记录删除 广西快乐双彩基本走 体育彩票走势图怎么 拉菲五分彩开奖结果 双色球图表走势图表百度 北京赛车pk10官网直播 cba球员年薪 新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香港神算 26选5多少号码有钱 山东十一选五能开多久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前三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