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天地魂变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担忧

第一百二十二章 担忧

白玄目光涣散此刻的他能够强忍着不倒下去似乎已是极限

而隐万无自从回忆涌现的那个瞬间就是已然回到了手环之?#23567;?br />
或许是因为记忆的原因隐万无一时间大受刺激无法再?#28982;?#39746;出来可这跟先前遭遇炎兽和独眼风狮摧伤不同隐万无并再度消失不见

只不过无论是白玄的身体还是隐万无的精神

在此时都难以去满足灵体化所需求的魂力

白玄大口喘着粗气心中依旧能够听到隐万无的声音已属庆幸

望着一脸困惑地左丘太辰白玄心有不忍叹了口气道

?#30333;?#19992;庄主...可是为何厌恶魂师

左丘太辰对于魂师的态度可谓是众所周知

可碍着他的地位身份就算是左丘水也不过略知一二胡?#20063;?#27979;

而凡是文人墨客想要在这文坛混下去皆不敢得罪左丘太辰

就算也曾有人拐弯抹角想要从他口中套话但毫不忌讳如此直问的白玄恐怕就是第一个了

左丘太辰面对所有问题之时都是冷峻高傲

唯独涉及魂师左丘太辰便是?#34892;?#20919;蔑道

这对句上的字唐公子难道看不到么

白玄盯看着无字对点?#35828;?#22836;道

我看到了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左丘太辰皱了皱眉冷漠道

我自以为唐公子聪明才智不会不理解此句含义吧如此再问是何用意

白玄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左丘太辰让他?#34892;?#20026;难

隐万无给予的执念在他心中已然发酵了三十余年

而这三十余年的参悟引领左丘太辰走上了另外一条道路

隐万无当时给他灌输的不过是一个文的概念而今时今日的左丘太辰自是以为参透其道将武的部分完全看做了对立面

而这一点可不是隐万无教给他的

白玄自?#24187;?#30333;左丘太辰性格偏执可不是他三言两语就能劝说回来的

可他又是不敢实话实?#25285;?#22240;为如此一来恐怕那样大的打击回直接让这样一个骄傲的人彻底崩溃

如此想着白玄便?#24378;?#31505;一下道

?#30333;?#19992;庄主所言甚是可庄主您也说了这无字?#38405;?#26159;三十余年前获得您怎?#31895;?#36947;如今自己的实力依旧不比当年的贵人时至今日还要用他的话语来左右您自己呢

左丘太辰一甩长袖冷哼道

遇之则晓我左丘太辰还不至于那般自大就算如今回想贵人依旧圣者教导历历在目

白玄长呼了口气试图平复自己烦躁的心境缓缓而道

?#30333;?#19992;庄主三十三年前的那一天您当真是历历在目么

左丘太辰稍稍一愣眼神中闪过一丝犹豫接着轻咳一声道

?#30333;?#28982;记得那便是改变我一生的时刻让我如何忘却

白玄颤抖的掌心已是冷汗之沁死死抓住天坛的坛沿沉声道

你若真是记得如何会唤他做贵人

白玄这一句话?#36335;?#30452;击左丘太辰内心

他犹记得当初遇见贵人之时确实听得过什么名号可无论他怎么努力去想便是再?#19981;?#24518;不起那人姓名只能称其贵人牢记在心

左丘太辰脑中翻腾只觉得浑身发烫竟也不知是慌是怒颤声道

不知姓名有何奇怪唐公子究竟想说什么

白玄知道左丘太辰根本记不得那日之事

他如今脑中留下的不过是一种感觉一?#20013;?#24565;一种隐万无灌输进去虚假的?#29616;?br />
如今的左丘太辰乃是文坛泰斗可见从文之路隐万无确?#24471;?#26377;帮他选错

以当年左丘太辰的性格想让他放弃寻找修炼之道而学习知识恐怕比杀了他都难

隐万无识人如何刁钻他确?#24471;?#26377;看错左丘太辰

他错的是方法

隐万无用了一种近乎极?#35828;?#26041;法使得左丘太辰完全变了一个人

其实就算今日左丘太辰如此性格变也就是如此了

白玄大可以不必非要去改变左丘太辰什么

白玄原本就是这么觉得不管他左丘太辰怎样参加完千文筵前去天云山他这一辈子恐怕都不一定再会遇见左丘太辰这人是好是?#25285;?#26159;生是死又与他何干

他早就已经下定决心不再做那无谓的老好人

可直到隐万无跟他?#25285;?br />
?#30333;?#19992;太辰执念太深若他今日没?#24515;?#20986;那无字对无论怎样便是由他去了可既然他所?#34892;?#24565;皆是因那无字对而起那么只要不将其解开此人必定走火入魔万劫不复

白玄能?#24187;?#30333;隐万无所说的话他只是担心

因为若不能解惑左丘太辰今后恐怕会变本加厉

如此心态但凡被一些歪邪势力蛊惑那他能对魂气大?#30342;?#25104;的危害或许真的比十个风云阁还要恐怖

白玄自然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

可自白玄听了隐万无如何破解剩下半句无字对后他就犹豫了

隐万无在创这无字对时恐怕根本不会想到还有今时这一天

从隐万无给出的破解之法?#32431;?#20182;当初对左丘太辰所做之事纵使极端却也当真是为了左丘太辰考虑

可三十三年后被这个执念控制了三十三年就算左丘太辰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他究?#22815;?#33021;不能去接受这才是白玄最担心的

白玄面对左丘太辰略有怒意的质问不敢过于激进唯有低声道

我并没有什么意思只是左丘庄主这无字对尚有一半还未明了万一这下半对句与您所参道理相悖又该如何

左丘太辰冷冷笑道

唐公子才学?#35828;ã?#24212;当明白这无字上对?#38405;?#20026;介方显其意乃是颂文贬武你说下对如何与之相悖

白玄面色惨白手指朝着无字对的方向轻轻点?#35828;?#36947;

?#30333;?#19992;庄主一厢情愿我自没有办法劝?#25285;?#21487;既然上下皆文那为何庄主您只解开了上对而迟迟未解下?#38405;أ?br />
左丘太辰心?#23567;?#21679;噔一下似有犹豫才是张口又不自觉得闭上最?#25214;?#20102;摇头道

这无字下对我试了几乎所有可用之法但都未能解开唯今思量恐怕便是?#20063;?#35782;尚浅还不足以得道解惑罢

看着左丘太辰略是黯淡的模样白玄苦笑道

?#30333;?#19992;庄主您过谦了若连您这文坛泰斗都叫做才识尚浅那我辈岂不都算是毫无才学

左丘太辰冷眼一瞪沉声而道

若非如此那唐公子倒是说?#25285;?#27492;对还有何解

白玄深吸了口气接着缓?#21644;?#21584;道

?#30333;?#19992;庄主要我解对不难只不过在这之前我有一事相求不知庄主可否?#24525;?#25105;解惑

左丘太辰听白玄既能解对哪还有不答应之理不由激动道

唐公子你就说与我听但凡我知道的便是知无不言

白玄的气息愈发微弱晃了晃身子对着左丘太辰一字一句道

我想知道左丘庄主您为何觉得我能帮您解?#38405;ء?br />
白玄心中以为无论左丘太辰因何原因那定是都与隐万无相关

虽然左丘太辰记得不隐万无此人但或许冥冥之中他能在白玄身上感知一二

毕竟?#24378;?#20197;是造就他今日他信仰了三十三年之久贵人的气息

可世事难料左丘太辰接下来的这番话几乎是完全打破了白玄原有的思路

只见左丘太辰听罢一问忽然淡淡笑了笑接着悠?#39057;溃?br />
?#19968;?#20197;为唐公子要问什么原来不过是如此问题这个简单唐公?#28044;?#30693;我这左丘山庄最出名的是何

白玄稍稍一愣心中暗道

难道不是这文坛与千文筵么

左丘太辰就如能看透白玄的心思一般不等白玄回答就是接着说道

若你认为这文坛与千文筵就是我左丘山庄的?#20449;ƣ?#24597;就是错了我左丘山庄最有名的便是末庭那摘星楼

摘星楼

就是那个左丘水曾说过布下机关阵法的摘星楼

可左丘太辰为何会提到摘星楼呢这与他知晓白玄是否能帮他解题有何关?#25285;?br />
左丘太辰知道白玄听?#24187;?#30333;才是语落便是解释道

我左丘太辰如今虽在文?#25104;?#26377;一席之地可除了舞文弄墨我可是对乾坤八卦阴阳五行颇有研究

左丘太辰这话说得白玄更是疑惑?#21050;?#24038;丘太辰笑道

我精通天道占卜之术更是?#26469;?#19968;些自己的手法巧在千文筵之前我便算出一卦今日千文当解旧惑而偏在那一日又是让我遇见了你你既能解我厅堂墨宝自然就是那个能解我多年之惑的人

左丘太辰这番话莫说白玄就连紫嫣都是万分震惊

要知道白玄自是以为此事定于隐万无有关而紫嫣则是一直认为左丘太辰是想借以?#36824;?#26435;势将白玄留下为己所用

可如今知晓原来竟是因左丘太辰卦象所致哪里还有这两人想得那般复杂原因

当下只让白玄?#34892;?#21741;笑不得

http://www.27457746.com/wenzhang/127/127543/331830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27457746.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