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天地魂变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担忧

第一百二十二章 担忧

  白玄目光涣散,此刻的他,能够强忍着不倒下去,似乎已是极限。

  而隐万无,自从回忆涌现的那个瞬间,就是已然回到了手环之?#23567;?br />
  或许是因为记忆的原因,隐万无一时间大受刺激,无法再?#28982;?#39746;出来,可这跟先前遭遇炎兽和独眼风狮摧伤不同,隐万无并再度消失不见。

  只不过无论是白玄的身体,还是隐万无的精神。

  在此时都难以去满足灵体化所需求的魂力。

  白玄大口喘着粗气,心中依旧能够听到隐万无的声音,已属庆幸。

  望着一脸困惑地左丘太辰,白玄心有不忍,叹了口气道,

  ?#30333;?#19992;庄主...可是为何厌恶魂师…?”

  左丘太辰对于魂师的态度,可谓是众所周知。

  可碍着他的地位身份,就算是左丘水,也不过略知一二,胡?#20063;?#27979;。

  而凡是文人墨客,想要在这文坛混下去,皆不敢得罪左丘太辰。

  就算也曾有人,拐弯抹角想要从他口中套话,但毫不忌讳,如此直问的,白玄恐怕就是第一个了。

  左丘太辰面对所有问题之时,都是冷峻高傲。

  唯独涉及魂师,左丘太辰便是?#34892;?#20919;蔑道,

  “这对句上的字,唐公子难道看不到么?”

  白玄盯看着无字对,点?#35828;?#22836;道,

  “我看到了,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左丘太辰皱了皱眉,冷漠道,

  “我自以为唐公子聪明才智,不会不理解此句含义吧,如此再问,是何用意?”

  白玄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左丘太辰让他?#34892;?#20026;难。

  隐万无给予的执念,在他心中已然发酵了三十余年。

  而这三十余年的参悟,引领左丘太辰走上了另外一条道路。

  隐万无当时给他灌输的,不过是一个文的概念,而今时今日的左丘太辰,自是以为参透其道,将武的部分完全看做了对立面。

  而这一点,可不是隐万无教给他的。

  白玄自?#24187;?#30333;,左丘太辰性格偏执,可不是他三言两语就能劝说回来的。

  可他又是不敢实话实?#25285;?#22240;为如此一来,恐怕那样大的打击回直接让这样一个骄傲的人彻底崩溃。

  如此想着,白玄便?#24378;?#31505;一下道,

  ?#30333;?#19992;庄主所言甚是,可庄主您也说了,这无字?#38405;?#26159;三十余年前获得,您怎?#31895;?#36947;,如今自己的实力,依旧不比当年的’贵人’,时至今日,还要用他的话语来左右您自己呢?”

  左丘太辰一甩长袖,冷哼道,

  “遇之则晓,我左丘太辰还不至于那般自大,就算如今回想,贵人依旧圣者,教导历历在目!”

  白玄长呼了口气,试图平复自己烦躁的心境,缓缓而道,

  ?#30333;?#19992;庄主,三十三年前的那一天,您当真是历历在目么?”

  左丘太辰稍稍一愣,眼神中闪过一丝犹豫,接着轻咳一声道,

  ?#30333;?#28982;记得,那便是改变我一生的时刻,让我如何忘却!”

  白玄颤抖的掌心已是冷汗之沁,死死抓住天坛的坛沿,沉声道,

  “你若真是记得,如何会唤他做贵人?”

  白玄这一句话,?#36335;?#30452;击左丘太辰内心。

  他犹记得当初遇见贵人之时,确实听得过什么名号,可无论他怎么努力去想,便是再?#19981;?#24518;不起那人姓名,只能称其贵人,牢记在心。

  左丘太辰脑中翻腾,只觉得浑身发烫,竟也不知是慌是怒,颤声道,

  “不知姓名有何奇怪,唐公子究竟想说什么?”

  白玄知道左丘太辰根本记不得那日之事。

  他如今脑中留下的,不过是一种感觉,一?#20013;?#24565;,一种隐万无灌输进去,虚假的?#29616;?br />
  如今的左丘太辰,乃是文坛泰斗,可见从文之路,隐万无确?#24471;?#26377;帮他选错。

  以当年左丘太辰的性格,想让他放弃寻找修炼之道而学习知识,恐怕比杀了他都难。

  隐万无识人如何刁钻,他确?#24471;?#26377;看错左丘太辰。

  他错的,是方法。

  隐万无用了一种近乎极?#35828;?#26041;法,使得左丘太辰完全变了一个人。

  其实就算今日,左丘太辰如此性格变也就是如此了。

  白玄大可以不必非要去改变左丘太辰什么。

  白玄原本就是这么觉得,不管他左丘太辰怎样,参加完“千文筵”,前去天云山,他这一辈子,恐怕都不一定再会遇见左丘太辰,这人是好是?#25285;?#26159;生是死又与他何干?

  他早就已经下定决心,不再做那无谓的老好人。

  可直到隐万无跟他?#25285;?br />
  ?#30333;?#19992;太辰执念太深,若他今日没?#24515;?#20986;那无字对,无论怎样,便是由他去了。可既然他所?#34892;?#24565;,皆是因那无字对而起,那么只要不将其解开,此人必定走火入魔,万劫不复。”

  白玄能?#24187;?#30333;隐万无所说的话,他只是担心。

  因为若不能解惑,左丘太辰今后恐怕会变本加厉。

  如此心态,但凡被一些歪邪势力蛊惑,那他能对魂气大?#30342;?#25104;的危害,或许真的比十个风云阁还要恐怖。

  白玄自然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

  可自白玄听了隐万无如何破解剩下半句无字对后,他就犹豫了。

  隐万无在创这无字对时,恐怕根本不会想到还有今时这一天。

  从隐万无给出的破解之法?#32431;矗?#20182;当初对左丘太辰所做之事,纵使极端,却也当真是为了左丘太辰考虑。

  可三十三年后,被这个执念控制了三十三年,就算左丘太辰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他究?#22815;?#33021;不能去接受,这才是白玄最担心的。

  白玄面对左丘太辰略有怒意的质问,不敢过于激进,唯有低声道,

  “我并没有什么意思,只是…左丘庄主,这无字对尚有一半还未明了,万一这下半对句与您所参道理相悖,又该如何?”

  左丘太辰冷冷笑道,

  “唐公子才学?#35828;茫?#24212;当明白,这无字上对?#38405;?#20026;介,方显其意,乃是颂文贬武,你说下对如何与之相悖?”

  白玄面色惨白,手指朝着无字对的方向轻轻点?#35828;?#36947;,

  ?#30333;?#19992;庄主一厢情愿…我自没有办法劝?#25285;?#21487;…既然上下皆文,那为何庄主您只解开了上对,而迟迟未解下?#38405;兀俊?br />
  左丘太辰心?#23567;?#21679;噔”一下,似有犹豫,才是张口,又不自觉得闭上,最?#25214;?#20102;摇头道,

  “这无字下对…我试了几乎所有可用之法,但都未能解开,唯今思量,恐怕便是?#20063;?#35782;尚浅,还不足以得道解惑罢…”

  看着左丘太辰略是黯淡的模样,白玄苦笑道,

  ?#30333;?#19992;庄主您过谦了…若连您这文坛泰斗都叫做才识尚浅,那我辈…岂不都算是毫无才学?”

  左丘太辰冷眼一瞪,沉声而道,

  “若非如此,那唐公子倒是说?#25285;?#27492;对还有何解?”

  白玄深吸了口气,接着缓?#21644;?#21584;道,

  ?#30333;?#19992;庄主要我解对不难…只不过…在这之前,我有一事相求…不知庄主可否?#24525;?#25105;解惑?”

  左丘太辰听白玄既能解对,哪还有不答应之理,不由激动道,

  “唐公子你就说与我听,但凡我知道的,便是知无不言!”

  白玄的气息愈发微弱,晃了晃身子,对着左丘太辰一字一句道,

  “我想知道…左丘庄主…您为何…觉得我能帮您解?#38405;亍俊?br />
  白玄心中以为,无论左丘太辰因何原因,那定是都与隐万无相关。

  虽然左丘太辰记得不隐万无此人,但或许冥冥之中,他能在白玄身上感知一二。

  毕竟,?#24378;?#20197;是造就他今日,他信仰了三十三年之久,“贵人”的气息。

  可世事难料,左丘太辰接下来的这番话,几乎是完全打破了白玄原有的思路。

  只见左丘太辰听罢一问,忽然淡淡笑了笑,接着悠?#39057;溃?br />
  “?#19968;?#20197;为唐公子要问什么,原来不过是如此问题,这个简单,唐公?#28044;?#30693;我这左丘山庄最出名的是何?”

  白玄稍稍一愣,心中暗道,

  “难道不是这文坛与‘千文筵’么?”

  左丘太辰就如能看透白玄的心思一般,不等白玄回答就是接着说道,

  “若你认为这文坛与‘千文筵’就是我左丘山庄的?#20449;疲?#24597;就是错了,我左丘山庄最有名的,便是末庭那摘星楼。”

  摘星楼?

  就是那个左丘水曾说过,布下机关阵法的摘星楼!

  可左丘太辰为何会提到摘星楼呢,这与他知晓白玄是否能帮他解题有何关?#25285;?br />
  左丘太辰知道白玄听?#24187;?#30333;,才是语落便是解释道,

  “我左丘太辰,如今虽在文?#25104;?#26377;一席之地,可除了舞文弄墨,我可是对乾坤八卦,阴阳五行颇有研究。”

  左丘太辰这话,说得白玄更是疑惑,?#21050;?#24038;丘太辰笑道,

  “我精通天道占卜之术,更是?#26469;?#19968;些自己的手法,巧在‘千文筵’之前我便算出一卦,今日千文,当解旧惑,而偏在那一日,又是让我遇见了你,你既能解我厅堂墨宝,自然就是那个能解我多年之惑的人!”

  左丘太辰这番话,莫说白玄,就连紫嫣都是万分震惊。

  要知道,白玄自是以为此事定于隐万无有关,而紫嫣,则是一直认为左丘太辰是想借以?#36824;?#26435;势,将白玄留下为己所用。

  可如今知晓,原来竟是因左丘太辰卦象所致,哪里还有这两人想得那般复杂原因。

  当下只让白玄?#34892;?#21741;笑不得。。

  http://www.27457746.com/wenzhang/127/127543/331830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27457746.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
西甲赛事直播
急速赛车规律怎么找 极速11选5官方网址 北京快三结果查询 三肖中特马 刮刮乐有1000万大奖吗 安徽快三结果彩票控 买彩票中奖最高记录 宁夏十一选五任选走势图 福彩3d字谜画谜总汇 云南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平特一肖王 17年第128期杀红球专家 老快3下载安装 360彩票走势图双色球 网上真人龙虎斗牌面点数玩法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