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皇家小医女 > 第二百零六章 仙人跳

第二百零六章 仙人跳

  一场瑞雪悄然而至,将肃穆的齐宫景致装点得一派晶莹。金?#39057;?#29705;璃瓦,赤红色大宫灯,飞檐,铜铃,回廊高桥,或是平整的石阶,处处都浮着一层轻盈的白雪。娇俏可爱的雪遇上磅礴恢宏的宫殿,显得格外曼妙,阴阳协调,阴柔,阳刚都不至于过甚。

  这是今年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从半夜就开始飘洒,起初是芝麻大的一点,渐渐便聚成鹅毛大小。清晨打开房门,雪花仍在洋洋洒洒的飘荡。

  沈韵真醒的很早,那时能听见远处钟楼传来催促臣子大起上早朝的?#30001;?#22905;倩笑,扶?#20185;?#36793;那个空荡荡的床位,仿佛那儿还有他的余温。

  他每次起床总是轻手轻脚,生怕惊醒她,但她睡得很浅,每次他一下床,她马上就能感觉到。

  这时,他便俯下身来亲吻她,双臂把她抱在怀里,呢喃轻语。她每每都是意识朦胧,?#24674;?#36947;他在说话,却从来记不得他当时说些什么。

  她只记得他的怀里很暖,被他抱着,片刻便有安然睡去。

  这会儿她已然清醒,?#30343;?#36824;不想动。

  院中已经是宫女在做洒扫,偶然能听到几声轻快的笑声。

  又躺了一个时辰,刘二月才打开房门,带进一股飘扬的雪花,被房里热气一蒸腾,倏忽化为无色的水汽,消失不见。她又将殿内几层薄纱幔帐挂起来,伸头?#32431;礎?br />
  沈韵真见她蹑手蹑脚的,便噗嗤一声笑了:“干娘,我已经醒了。”

  刘二月便笑着将她床榻上的帷幔挂好,伏身拍拍她:“早膳已经备下了,也该起来了吧?”

  刘二月离她那样近,近得能感受到她身上透出的一股寒气。沈韵真揉揉眼睛,又翻身望着她,没有半点起床的意思。

  刘二月摇摇头:“连小皇子都醒了,你这当母妃的竟然还?#33633;玻?#32670;不羞?”

  承元夜里很?#20495;蓿?#30561;觉睡的很踏实,自然的,白天精神头也足,起的也早。

  “吉子呢?”她问。

  “在?#30333;?#37324;玩儿雪呢,有青罗陪着他。”

  她侧耳细听,才注意到院子里有小男孩喊叫的声音,嘿嘿哈哈,呜呜呀呀!

  “青罗,青罗!”他大声喊:“哈!”

  随即院中传来女孩子的尖叫声,又是小男孩爽朗的笑声,几个宫女大声喊:“吉子,吉子,慢点跑,当心摔跤了!”

  沈韵真笑着摇摇头,吉子是个慢热的孩子,跟她们相处时间长了,那股爱玩的天性才能渐渐?#22836;?#20986;来。

  “起来吧,奴婢给您梳洗一下。”刘二月伸手去扶她。

  她忽的问:“阳秀呢,这么好的一场雪,该叫阳秀跟吉子一起玩的。”

  刘二月道:“鼎祥宫的人说,德妃主子最近不大舒服,好像是有喜了。”

  沈韵真莞尔望着她:“真的?”

  刘二月点一点头。

  “?#20431;?#20204;一会儿去探望她。”她爬起来,很快理?#20040;?#33136;的长发,披上一件风毛领口的薄?#25918;瘛?br />
  刘二月梳头的手法极轻柔,沈韵真望着镜中自己的倒影,忽然想起“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诗句来。

  听见勤政殿那边似有礼乐的声音,沈韵真捻了一撮儿胭脂,慢悠?#39057;?#26197;在掌心,在面上薄薄打了一层。

  “勤政殿那边在做什么?”她问。

  “哦,东来说,今日是吕国使臣来京,所以特意备下了迎宾的礼乐。”

  “吕国使臣?”她扭头望向刘二月。

  她忽?#21335;?#36215;苏德妃曾经说过的,吕国想以和亲的方式结束战争。她默然坐在镜前,呆呆的望着镜中人,幻想着吕国公主的样貌。

  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呢?是一朵清秀可人的百合花呢?还是一朵妖艳欲滴的红?#20498;澹?#25110;许是集两者之大成?

  这天底下恐怕没有任何一个皇帝?#19981;?#25112;争,她的景霈或许也是,但他的脾气又?#24708;?#26679;的刚毅,绝不肯在胁迫之下妥协的。

  她正兀自出神,又听到钟楼那边传来散朝的?#30001;?#21016;二月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主子要不要去见皇上?”

  她扭?#25151;纯?#21016;二月:“什么?”

  刘二月笑道:“主子忘记了??#31185;?#30343;上说,让主子时常去走走?”

  她莞尔,宫规明文,后宫不得干政,循规蹈矩的妃嫔们也极少往御书房去,仿佛这才是后妃应有的美德。可她不同,她是沈韵真,沈韵真若是循规蹈?#20800;?#37027;就?#30343;?#22905;了。

  “好啊。”她说着,捻起眉笔,在眉梢微微描画。

  吕国此次的国书和之前略有不同,多了些邦交利益上的?#35980;劍市?#22823;齐商人在吕国免?#36824;?#31246;,又可频?#34987;?#36890;往来,大齐的船只可以在吕国的运?#30001;?#33258;由往来。但不变的是,吕国仍?#19978;?#25226;他?#24708;俏怀?#20844;主风风光光的嫁到大齐,为了尽显风光,此?#20301;?#29305;意呈上了一份礼单。

  吕国使臣身后?#20431;?#24180;轻人面色清秀,?#30343;?#20202;态不大端庄,不禁不低眉顺目,反而频频偷眼打量皇帝。有好几次,他的目光跟皇帝的目光相撞,他才又讪讪的低下头去。

  南景霈根本就不想同吕国和亲,因而?#38405;?#20221;礼单也?#30343;?#20040;兴趣。

  出于礼仪,南景霈还是没说什么重话,?#30343;?#23113;言拒绝。但?#24708;?#36731;的随行使臣似是不?#24066;模?#19968;定要将那礼单?#36879;?#30343;帝。散朝之后,朝臣们都鱼贯而出,他便不顾太监们的阻拦,毅然从皇帝回御书房的那条路追过去。

  南景霈上下打量着他,亦猜不透他耍的什么花?#23567;?br />
  东来清清嗓子,问道:“吕国使臣,我皇上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你还追过来做什么?”

  使臣不说话,?#30343;?#21452;手捧着黄绢,躬身对着南景霈。

  东?#32431;纯?#30343;帝,又问他:“你呈的是什么?”

  使臣仍不说话,?#30343;?#23558;有字的?#24187;?#24685;敬的盛到皇帝面前。

  东来凝眉不语,这吕国究竟耍的什么鬼花样,一句话都不说的使臣,他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那黄绢是一份礼单,这是皇帝在朝堂上就已经明白拒绝过?#35828;摹?br />
  东来?#34892;?#24868;慨,厉声道:“你是怎么回事,吕国使臣岂能如此无礼?”

  那使臣低着头,忽的轻轻抽噎起来。

  听声音,像是个女子。

  南景霈?#35835;?#19968;下,同东来?#20801;?#19968;眼,大体也猜到,眼前的人大概就是女扮男装佯装使臣的吕国长公主。

  他?#30343;?#20063;?#24674;?#35813;怎么处?#20040;?#20107;,从前也并没有遇到过,不,应该是有史以来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样匪夷所思的行为。

  堂堂一位待嫁闺中的长公主,女扮男装公开亮相已经是极大的不妥,更何况她?#21476;?#21040;别国皇帝面?#30333;?#36825;等失礼的举动。

  南景霈轻轻咳了一声,低声吩咐东来:“去找吕国使臣来,把他们的人带回去。”

  他不说出公主二字,还是为了保全这女子的颜面,所谓人艰不拆,南景霈也?#30343;?#20010;?#19981;?#33853;井下石的人,更何况对方?#30343;?#20010;柔弱的女子。

  东来应了一声,转身便要走,却听见背后那吕国公主轻轻叫了一声:?#23433;?#35201;。”

  他愣住了,回头一看,吕国公主已经屈膝跪在南景霈面前。

  东来亦是失声:“皇上,这?”

  “莫非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南景霈轻声问道。

  吕国公主渐渐把头垂下去,用力点?#35828;恪?br />
  “那……”他犹豫了一会儿,对她说:“到御书房去谈吧。”

  这公主听见皇帝答应听她辩白,便欣喜的抹抹眼?#24148;?#31505;盈盈的跟在一众太监旁边。

  进门时,他才无意间瞥到这位吕国公主的穿着,看样子是十分单薄的,难怪她一?#39134;?#37117;在抽鼻子,看样子是冻坏了。

  她跟进御书房,轻轻跪了下去:“多谢大齐皇帝陛下隆恩接见。”

  她说罢,又抽了抽鼻子。

  闻所?#27425;牛?#35265;所未见!南景霈侧?#31185;?#20102;她一眼,暗暗咬了几回牙。

  “给吕国使臣端碗姜汤。”他随口吩咐东来。

  东来应了一声,躬身退出去,他才在书案边坐下来,问:“公主有什么难言之隐,尽管说吧。”

  “是,”她咬咬嘴唇,声音极尽婉柔:“小女名唤?#20301;藎?#22823;齐皇上可以如此称呼。”

  他略?#35273;?#30473;,通常情况下,皇室女子从来没有以名讳示人?#21335;?#24815;,便是称呼也都?#24576;?#21628;封号。?#28909;?#20182;的女儿阳秀公主,本名是琼玉两个字,但他每每称呼,也不过是称呼她的封号阳秀。

  “公主直言便好。”他说。

  她又忸怩起来,面上带着一副小女儿家?#24917;?#32670;,这会儿她又不急着说话了。南景霈?#34892;?#23604;尬的背过身,?#40644;?#24453;着东来赶紧端着姜汤回来。

  他忽的听见身后有呼呼声,转身一?#24120;?#37027;公主竟是在脱衣裳。他当即背过身,厉声道:“堂堂吕国公主,怎能如此下作轻浮?”

  他愤恨的绕过桌案往门口走去,?#20174;?#21548;见院中太监的一声传报:“宸妃娘娘驾到。”

  他一愣神儿的工夫,便被人从背后抱住,他一把挣脱开来,那公主摔在地上,满脸委屈的抽噎起来。

  门口已经出不去,他?#30343;輩恢?#35813;何去何从,那公主又扑?#20384;?#25199;住他的衣角。

  此时,门口已然响起了叩门声。

  ?#21543;?#24453;。”他大声喊。

  他低沉的对她嘘了一声,那公主却似听了个极好笑的故事,忽的松开手,朗声笑起来。

  该死!南景霈望向门外的那个人影,心里一阵发凉。

  http://www.27457746.com/wenzhang/128/128560/33183017.html


  请?#20146;?#26412;书首发域名:www.27457746.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
西甲赛事直播
江西快三开奖网址 沉迷电子游戏 曾道人一句中特诗句 下载排三开奖直播 冰球允许单挑 福彩快乐12选5软件下载 云顶德州扑克最新版 河南十一选五玩法介绍 免费彩神通软件 篮球胜分差是什么意思 平码规律大集合 足彩距阵公式 湖北11选5走势图基本走势图 重庆快乐10分爱彩乐 北京pk10的开奖规律